• <th id="dpgvn"><option id="dpgvn"></option></th>

    <code id="dpgvn"><nobr id="dpgvn"><sub id="dpgvn"></sub></nobr></code><code id="dpgvn"><small id="dpgvn"><track id="dpgvn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
  • <big id="dpgvn"></big>

  • <pre id="dpgvn"></pre>
    <del id="dpgvn"></del>
    <object id="dpgvn"><nobr id="dpgvn"><samp id="dpgvn"></samp></nobr></object>

    <thead id="dpgvn"><option id="dpgvn"></option></thead>
    • 開放平臺 鏈接共贏 立足消費升級 發現商業未來
    • 內容標簽
    • 商務合作:18657199635  展會合作  QQ:3122108925  會員服務400-873-2018
    • 注冊|登錄
    紅榜健康食品網

    每日優鮮前置倉模式不靈了 生鮮電商還是一門好生意嗎?

    來源:不二研究   添加時間:2021-10-29 17:30:20

    每日優鮮生鮮

    生鮮電商還是一門好生意嗎?

    頭頂“生鮮電商第一股”,每日優鮮上市后首份財報并不及格。

    其在2021年二季度凈虧損14.332億元,同比擴大321.78%;調整后的凈虧損為8.889億元,同比增長173.17%。

    作為生鮮電商前置倉模式的首創者,每日優鮮先于叮咚買菜登陸資本市場,然而其“出道即巔峰”、開盤即遭破發,此后股價波動式下滑。

    截至美東時間10月26日美股收盤,每日優鮮報收3.74美元/股,對應市值8.81億美元;對比發行價13美元/股,股價跌幅超71.23%,市值縮水23.19億美元。

    「不二研究」發現,2018-2021年上半年,每日優鮮累計虧損88.34億元;且履約費用高企,其在上市后并未改變虧損換增長的策略。

    顯然,前置倉模式并未給出令資本市場滿意的答卷;每日優鮮同時拋出B端新故事,但不可避免地存在風險和挑戰。

    當生鮮電商賽道格局動蕩,在前置倉燒錢消耗戰之后,資本市場還會相信每日優鮮的新故事嗎?

    01

    破發與燒錢的生鮮故事

    每日優鮮的掌舵者徐正被稱為“天才少年”,15歲時因獲得全國奧數比賽第一名而被保送至中國科技大學數學系。

    此后,徐正在聯想集團工作十余年,28歲成為聯想集團最年輕高管,并于2014年創立每日優鮮。

    據招股書顯示:其在2015年首創前置倉模式,解決生鮮配送“最后一公里”難題。

    創業之初,每日優鮮即獲得來自元璟資本、光信資本、展博創投的500萬美元天使輪融資;此后,其幾乎保持每年一到兩輪的融資節奏,在IPO前共獲得11輪融資,總融資規模超100億元。

    據招股書顯示,徐正持股15.3%、管理層合計持股20.2%;老虎環球基金持股12.4%;騰訊持股8.1%。

    6月25日,每日優鮮正式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,發行定價為13美元/股;但其上市首日開盤破發,股價一度暴跌36%,最終收跌25%,一夜之間市值蒸發7.86億美元。

    據每日優鮮二季報顯示:在2021Q2,每日優鮮凈收入18.95億元,同比增長40.7%;GMV為23.1億元,同比增長35.4%;總訂單數達2380萬單,同比增長32.2%。

    但是,GMV增長的背后卻是虧損持續擴大;上市之后,每日優鮮并沒有改變”虧損換增長”的策略。

    「不二研究」發現,今年上半年,每日優鮮的凈虧損已超過2020全年,較去年同期進一步拉大15億元。

    據招股書顯示:2018-2020年,每日優鮮凈虧損分別為2.316億元、2.094億元及16.492億元;調整后凈虧損率分別為62.5%、46.3%、25.9%。

    2021年上半年每日優鮮凈虧損為20.44億元;其中2021年二季度,每日優鮮凈虧損14.33億元,調整后的凈虧損為8.89億元,虧損同比擴大173.17%。

    高額虧損之外,盡管每日優鮮的營收在二季度有所回暖,拉長時間線卻不容樂觀:2018-2020年,其營收為35.47億元、60億元和61.3億元;在2021年一季度營收15.3億元,出現負增長,同比降低9.5%。

    拉長GMV的時間線也是同理,其2020年GMV為76.16億元,相較2019年GMV76億元,僅增長1600萬,同比增長不足1%。

    此外,2018 -2020年,每日優鮮的經營現金流一直為負,登陸資本市場讓其“回了一口血”。

    截至2021年6月30日,其現金及現金等價物、限制性現金和短期投資為34.273億元;在IPO前,截止2020年12月31日,這一數據僅為18.4億元。

    在「不二研究」看來,每日優鮮上市后并未改變“虧損換增長”策略,仍然依靠資本輸血來維持公司運營。盡管IPO暫緩現金流危機,但在其“燒”出一定規模、走通盈利模式之前,資本市場是否會持續買單呢?

    目前來看,每日優鮮上市后的股價跌跌不休,或許正是投資人在用腳投票。

    02

    前置倉模式不靈了

    生鮮電商是一門燒錢的生意。

    作為生鮮移動電商平臺,每日優鮮主要采用前置倉模式,它的錢“燒”在哪里了呢?

    所謂前置倉,即將倉庫設在離消費者1-3公里的地方,以便其在下單后實現“即時達”;其優勢在于配送快、品控較優,但弊端同樣明顯:模式過重、擴張較慢和成本太大。

    截至2021年6月末,每日優鮮的前置倉數量為625個,總倉面積約為20.83萬㎡;而其在2019年前置倉數量為1500個,不到兩年,前置倉數量縮減一半以上。

    在「不二研究」看來,高企的前置倉履約費用,或是每日優鮮盈利“造血”的最大難點。

    2018-2021年上半年,其前置倉履約費用分別為12.39億元、18.33億元、15.77億元、9.81億元。

    對比同期的凈收入粗略計算,其履約費用率從2018年的34.94%,逐步降低2019年30.54%、2020年的25.72%,在2021年上半年回升至28.65%。

    與此同時,每日優鮮的多項費用在大幅提升;官方解釋稱,由于IPO后基于股票的薪酬增加、加大居民區目標廣告投入等因素。

    今年上半年,每日優鮮的一般和行政費用、技術和內容費用、銷售和營銷費用,分別為4.83億元、4.89億元、4.72億元,同比增長243.51%、163.06%、98.61%。

    僅在2021年二季度,三項費用分別為3.96億元、3.94億元、3.05億元,同比上升高達574.22%、371.17%、118.97%。

    「不二研究」發現,今年上半年,上述三項費用合計約14.44億元,同期的凈收入占比高達42.16%。數倍增長的各項成本費用,正在進一步蠶食每日優鮮的利潤空間。

    2018-2021年上半年,每日優鮮的毛利率分別為8.6%、8.7%、19.4%、12.3%及7.5%。

    對于毛利率較去年同期大幅減少13.8個百分點;每日優鮮財報中表示,主要由于給顧客折扣、優惠券和獎勵增加。

    面對履約成本及各項費用的雙重擠壓,每日生鮮的前置倉模式似乎不靈了。

    在「不二研究」看來,生鮮本身是高損耗、低毛利的品類,且因前置倉過于貼近C端而導致復用率較低,純粹用規模來提升利潤并不現實。

    每日優鮮必須在規模擴張的同時,優化履約成本及各項費用,才有可能避開虧損換增長的“怪圈”。這將是一個長期的挑戰。

    03

    菜市場“二房東”難破局

    據艾媒數據《2016-2021年中國生鮮市場規模及預測》,2020年我國社區零售市場規模達到11.9萬億元,生鮮零售達到5萬億元,其線上滲透率僅3%左右。

    或由于較低的電商滲透率,生鮮電商賽道吸引各路資本押注,其入局者越來越多。據企查查數據顯示,2021年1-10月生鮮電商賽道共有5起融資。

    在生鮮電商“后半場”,前置倉模式已略顯疲態。

    招股書顯示,2018 -2020年及2021一季度,每日優鮮在小程序與 App 合計有效用戶為 510 萬、720 萬、870 萬和790萬;另據極光《2021年Q2移動互聯網——行業數據研究報告》顯示,在2021年6月,每日優鮮的月活用戶為666.7萬。

    不難看出,在前置倉模式下,每日優鮮C端用戶增長乏力、增長速度逐漸放緩。

    此外,2020-2021上半年,每日優鮮的客單價分別為94.9元和96.1元;2018-2020年,其有效訂單量,分別為0.32億、0.59億和0.65億。

    一位電商業內人士向「不二研究」表示,前置倉模式對于人口密度、消費者收入水平都提出很高的要求;每日優鮮的平均客單價達到近百元,這一消費門檻很難復制到下沉市場。

    每日優鮮進入16個城市花了7年時間,對比去年7月成立的美團優選,據美團一季度財報數據顯示,截止今年3月31日,美團優選已完成全國2600多個市縣覆蓋,估計訂單量在2500萬件/天,客單價在7元左右。

    面對增長乏力的前置倉模式,為了尋找新增長點,每日優鮮開始發力B端,提出“即時零售+智慧菜場+零售云”的概念。

    財報顯示:每日優鮮業務包括按需分布式小倉庫(DMW、前置倉)、智能生鮮市場、零售云服務業務。     

    截至2021年6月底,每日優鮮已與全國15個城市的58家菜場簽約,并在其中11個城市的34家菜場啟動運營。

    從收入貢獻來看,DMW及前置倉仍是每日優鮮的營收主力,在今年上半年貢獻33.47億元,凈收入占比高達97.73%;而智能生鮮市場、零售云服務兩大業務合計收入僅數千萬,凈收入占比不足3%。

    于每日優鮮而言,布局B端依舊困難重重。拋開激烈的行業競爭不論,更為重要的是,從To C轉型到To B,業務邏輯差異巨大,極度考驗企業的管理能力及長期戰略定力能力。

    在破發災難、市值重挫之后,每日優鮮的To B新故事,能否重新打動資本市場;或許首先需要用業績說話。

    04

    生鮮電商還是一門好生意嗎?

    萬億生鮮市場或是電商的最后一篇藍海。

    行業想象力之外,由于生鮮具有高頻剛需的特質,吸引無數入局者前赴后繼。

    硬幣的另一面,因其高投入、高損耗、低毛利等特點,導致生鮮電商“九死一生”。

    互聯網巨頭也頻頻布局,但并未形成寡頭效應,或黯然離場或燒錢堅守,生鮮電商的市場格局仍處于動蕩之中。

    作為前置倉模式的開創者,從理論上講,每日優鮮或可模仿京東,在一定規模后實現盈利。

    現實卻并非如此:生鮮本身是高損耗、低毛利的品類,且因前置倉過于貼近C端而導致復用率較低,純粹用規模來提升利潤并不現實。

    每日優鮮的處境也頗為尷尬:其前置倉數量已經銳減,也難逃虧損換增長的“怪圈”;B端新故事雖然宏大,但遠不能撐起營收;想要維持公司運營,依然只能依靠資本的持續輸血。

    拋開“生鮮電商是否還是好生意”的爭論,每日優鮮首先需要活下去。畢竟,“生鮮電商第一股”頭銜雖好,但不能續命。

    瀏覽過本文章的用戶還瀏覽過
    叮咚買菜已經開啟大裁員?官方回應屬于正常組織資源調整

    近日,一位認證為叮咚買菜員工在社交媒體上透露,叮咚買菜已經開啟大裁員,采購50%,算法30%,運營30%,招聘10%-20%。...

    2022-01-16 標簽: 叮咚買菜
    盒馬鮮生新零售平臺考慮以100億美元估值融資

    盒馬鮮生是阿里巴巴對線下超市重構的新零售業態,2015年成立于上海,是馬云“新零售”戰略的重要落子。...

    2022-01-15 標簽: 盒馬鮮生
    羅森2021年3~11月總營收為5224億日元 同比增長5%

    近日,日本羅森發布2021年3~11月合并財報,其總營收為5224億日元,同比增長5%;凈利潤為243億日元,為上年同期2倍。...

    2022-01-13 標簽: 羅森 便利店
    全家便利摸索區域合作可能 已有To B輸出案例

    初步解決了續約問題后,大陸全家開始提速。...

    2022-01-12 標簽: 全家 便利店
    一本到无码专区av无码
  • <th id="dpgvn"><option id="dpgvn"></option></th>

    <code id="dpgvn"><nobr id="dpgvn"><sub id="dpgvn"></sub></nobr></code><code id="dpgvn"><small id="dpgvn"><track id="dpgvn"></track></small></code>

  • <big id="dpgvn"></big>

  • <pre id="dpgvn"></pre>
    <del id="dpgvn"></del>
    <object id="dpgvn"><nobr id="dpgvn"><samp id="dpgvn"></samp></nobr></object>

    <thead id="dpgvn"><option id="dpgvn"></option></thead>